温州一市监所所长指使下属闯防疫卡点 被党内警告


对于想在硅谷或者其他科技企业里寻找工作岗位的应届毕业生来说,求职的难度同样大了不少。“我们是最难的一届,因为很多公司都不招应届生了。”申涵告诉新京报记者,公司发放offer后变卦、职位取消等情况也屡屡发生,“大家现在找工作都找得很不舒服。”

“疫情里面受冲击最大的还是像餐馆这样的服务业,我已经看到一些奶茶店在各种群里发链接求大家点外卖,连配送费都是免的。”肖雷表示。总体来看,硅谷科技企业在诸多行业中,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——对线下活动依赖较少,需求降幅也没有那么大,企业的抵抗力也普遍更高。

同样在谷歌上班的宁舟也表示“在家办公还不错,慢慢习惯了”,而且工作效率还有所提高。不过缺点就是工作时间延长了,工作时间和生活时间的界限也变得没那么分明。关于裁员的问题,宁舟表示,暂时也没听说身边的朋友或者团队有裁员的情况。

相比之下,线下超市的货物会充足很多,除了卷纸和瓶装水等紧俏商品会有限购,大部分商品都能买得到,而且“没有趁机涨价的现象”。“也许这家超市没有面粉了,那家超市没有牛奶了,但九成以上商品供应还是很充足的。”张正告诉新京报记者。不便的是,为了保障足够的社交距离(social distance),超市都进行了限流,购物效率比平时降低了许多。“我常去的一家超市,光是排队进门就花了40多分钟,队伍排出去500多米长。”包鸣表示,为了解决老年人的购物需求,超市将早上一个专门的时段安排给老年人,不过这也让队伍排得很长很慢。

在苹果从事数据科学工作的包鸣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对疫情在美国的扩散并不意外。“只能说是或早或晚吧,每天这么多航班来来去去的,尤其是像硅谷、纽约这些地方,跟全世界的联系都特别紧密。”包鸣表示。

不过,大家也开始听闻有人被辞退的事情,在洛杉矶一家提供共享动力滑板车的企业,因为禁足而损失惨重。“直接开全员大会,有的小组可只留下一个经理,剩下的全都被裁了。”包鸣说道,那位朋友现在正在拼命找工作,但是,在当下这个环境里,不少公司已经直接冻结了招聘,不招新人了。被辞退的员工就这样被夹在了中间,处境十分尴尬。

【海外网4月5日|战疫全时区】美国佐治亚州于当地时间4月2日宣布将重新开放之前被地方政府关闭的海滩,希望能够鼓励个人与家庭团体参加锻炼,减少隔离和保持社交距离带来的不适。

“我从硅谷飞回纽约的路上,包里放了六七个口罩,但是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来戴上,因为两边的机场和飞机上没有一个人戴口罩。”申涵是国内大型互联网公司在硅谷办公室的一名实习设计师,收到公司可以居家办公的指令后,她在3月7号就飞回了学校。申涵记得,在公司时,整个二月份,也都没有人会戴口罩,“因为整个加州的氛围都非常的松”。直到三月份,大家才开始有所改变。公司给大家发的口罩,最开始是随便领的,到后来氛围比较紧张了,就限制每人每天只能领一个。

更多的问题来自生活上。“我3月7日在亚马逊fresh上买的菜,今天(3月30日)才给我送到!”肖雷是硅谷半导体企业超微电脑的一名程序员,禁足期间,亚马逊fresh和针对华人的生鲜电商weee!是他最常用的买菜平台。后者现在已经很难刷到有货的状态,即使刷到了也是以套餐的形式进行售卖,前者的配送时间也是需要抢的,因为人手严重不足,抢到了也只能慢慢等配送。“由于现在感染人数很多,很多人能不出门就不出门,基本上都是网上买菜,实在是买不到了,才会冒险出去买菜。”肖雷告诉新京报记者。

疫情肆虐的同时,美国股市也经历了一场罕见的“股灾”,不少硅谷明星企业的股票价格大跌乃至腰斩。随着确诊数字的不断攀升,疫情的经济影响也越发明显。与感染病毒的危险相比,失业的危险也同样真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