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昌泸山大火再次复燃蔓延 四川消防再调集力量增援


“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北京,没有湖北的健康绿码,我也根本没有办法回到社区开健康证明啊”。陈华求助,工作人员说,或者是叫你的朋友开车来接你也行。

持湖北健康绿码仍被确诊,多地修改政策

“我在北京打卡30多天,持‘未见异常码’却进不了宜昌长途汽车站,工作人员说必须有湖北省健康绿码才行,而这个绿码只用了5分钟我便申请到了”,4月1日上午,一位滞留北京70多天的湖北籍读者向记者分享了他回湖北老家的窘迫故事。

随着持湖北健康绿码者被确诊病例的出现,全国多地也升级了防控措施,加强核酸检测。

当天晚些时候,达塞尔还在柏林政府网站发公开信,再次就自己“故意感染病毒”言论的作出解释:感染病毒并不是“自愿的”,而是“不可避免的”。他写道,在女友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,自己必须居家隔离14天。“因为我们没有其他住处,而她已经感染,我也可能被感染,也不可以去酒店或者搬去朋友家,所以一起隔离是没有选择的选择。”

“在北京西站进站时没有检测该健康码,出宜昌东站时工作人员看了一下,放行了”,陈华说,但来到宜昌汽车客运站时,工作人员表示,必须有湖北的健康绿码或社区的健康证明才可以通行。

他同时坦承,虽然自己现在已经几乎痊愈了,但实际上,所花费的时间远比想象中长,过程也比想象艰难。

“获得绿码主要有两个因素,一个是所在的地区,一是个人的健康情况。地区分为低风险地区,中风险地区,高风险地区,现在随着湖北解封,湖北省多地已经成了为低风险地区,而个人健康情况在填写时也不需要进行核酸检测以及其他检测,完全凭个人自觉”,该医生称,“也就是说,现在湖北大多数地区填写该健康码,基本上都会生成绿码”。

接着,他还表示,两个人一起生活14天几乎不可能不被传染,“所以,我故意让自己快速感染(病毒),这样隔离期也不用延长到4个星期。如果在她隔离期结束时我被感染,(隔离期)就必须延长。”

“这在一定意义上来说,的确也起到了便民的作用,但用湖北健康绿码作为唯一证明未感染新冠肺炎的方式,并不可靠”,该医生介绍。